当前位置 > 行业新闻 / Industry News

东阿阿胶“谋”皮 破解农户融资困局

发布日期:2015年5月6日   阅读:(点击 1,137 次)

随着阿胶价格一路飙升,原材料驴皮的价格水涨船高,一张整驴皮能卖到3000元左右。

5月1日,东阿阿胶(000423.SZ)与赤峰市政府合作建设的百万头养驴基地在敖汉旗开工。按照东阿阿胶的设想,赤峰市的三期“养驴”计划完成后,各种驴产品的年产能将达到4000吨。

但如果不帮助农户解决贷款难,百万头养殖基地计划有可能半途而废。为“谋”这张皮,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决定,由企业和银行合作,为养殖农户破解融资难,也解决了一直困扰这家全国最大的阿胶系列产品生产企业的原材料困局。

 “百万头养殖基地”计划

去年十月的赤峰之行,让秦玉峰下决心建设百万头养驴基地。

东阿阿胶委托麦肯锡做了一个长达7个月的市场调研发现,毛驴存栏量持续下降的原因是农民一般在10月份冬季来临之前,将当年产的小驴驹子卖掉。因为如果养一冬天,卖掉毛驴的价格远远抵不上几个月的饲料和工时费。

解决的办法就是大幅提高毛驴收购价格,让农民养毛驴有钱赚。目前在赤峰市敖汉旗,毛驴价格达到每斤13-14元。毛驴养殖户一头毛驴养三四个月后卖掉,差不多能赚一千多元。

秦玉峰介绍,去年东阿阿胶收购毛驴多支出5亿元,这一块等于是向农民让利5个亿。有人担心,东阿阿胶将驴皮价格抬上去,农民都去养了,万一你又不收了怎么办?秦玉峰解释说,第一,驴皮紧张的局面十年内都不会缓解。一头毛驴一年只生一头驴驹子,存栏量不可能一年就变出好几倍;第二,除非没人买、没人吃阿胶,东阿阿胶才不会收购驴皮,现在的情况恰恰是好多企业还在拼命扩大生产线。所以养驴风险很小。

东阿阿胶的计划是,用差不多5年的时间,在聊城和赤峰市分别以农户加合作社加基地的方式建设两个百万头毛驴基地。

秦玉峰告诉记者,百万头养殖基地投资约在10亿元。

东阿阿胶辽西蒙东养殖基地总经理张向阳介绍说,辽西蒙东基地项目总投资6亿元左右,建设地点选在敖汉旗四道湾子镇。包括活驴养殖、活驴交易、饲料加工等。项目分三期建设,一期计划投资5000万元,建设养殖规模达3000头的毛驴标准化养殖示范场一处,年产100吨驴奶生产线一条;同时,旗政府配套投资3亿元,建设活驴交易平台,交易市场,预计年交易活驴10万头;二期计划投资1.5亿元,建设饲料加工厂,预计年生产能力达100万吨;三期计划投资1亿元,建设驴肉深加工及孕驴血等驴的活体循环开发项目,建成后生产能力达到4000吨。

目前,一期工程已于5月1日开工,计划10月底前完成基础设施建设,12月底肉驴存栏达到1000头;二期工程计划2016年5月开工建设,2016年12月末建成试生产;三期工程开工时间在敖汉旗肉驴出栏量达到5万头以上时,再具体确定。

张向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毛驴养殖发展到一定阶段规模化势在必然,饲料的生产和销售就会成为一项快速崛起的产业,以东阿阿胶要在蒙东辽西和聊城建百万头养殖基地为例,如果‘双百基地’中一半毛驴需购买饲料,而每公斤饲料盈利0.1元计算,仅此一项就能贡献近亿元的利润。而这,仅是全产业链条中的一个很小的环节。”

在聊城,当地政府已出台三项具体政策支持毛驴养殖。一是建成300头以上的圈舍政府补贴10万元;二是要求龙头企业组织驴源实施保护价收购;三是政府各职能部门对养殖户开绿灯,一切手续简化。在东阿阿胶所在的东阿县,东阿阿胶已经建成一座规模达到3000头毛驴的养殖基地,目前存栏的数百头全是清一色的乌头驴,体重大都在四五百斤以上。

养殖户遭遇融资困局

让秦玉峰下决心将养殖基地设在赤峰市,缘于当地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传统的养殖习惯。

敖汉旗农业局副局长李宝林介绍说,敖汉地处丘陵地带,农作物以小米为主,黍秆正是毛驴的主要饲料来源,当地农民又有饲养毛驴的习惯,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毛驴,目前的全旗毛驴存栏量达到20万头。张向阳介绍,辽西蒙东一带毛驴存栏量已占到全国的1/4左右,在全国存栏量持续下降的情况下,这一带的存栏量不降反升,主要原因就是有饲养基础和饲养成本低。

但在传统散养转型百万头养殖基地时,融资难成为一道巨大的障碍。

张亚星,家住敖汉旗小王爷地村,2012年大学毕业后选择回乡创业。他在自家3亩多的坡地上投资20万元盖起了可以圈养120头毛驴的棚舍,但由于资金紧张,张亚星一开始只买了30多头毛驴育肥,后来多时也只增加到80多头。“四个月的时间挣了7万多元。”张亚星告诉记者,这一业绩已让他成为当地大学生回乡创业的典型。

但如何让圈舍养满毛驴,张亚星已无计可施。张亚星母亲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加上小额贷款目前实际贷款已经到了40万元。“亲戚朋友都帮我们借,实在没办法了。”记者采访时,张亚星50米长的圈舍空荡荡的,还没有买进一头毛驴。

位于四道湾子镇四德堂村的肉驴饲养农民专业合作社有一个可以饲养5000头毛驴的预留场地,但现在毛驴存栏只有600多头。合作社负责人尹学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5人合股的合作社投资363万元,建设了可以存栏1200头的圈舍,但由于再也贷不到款买驴,有6个棚一直空着。此前,他已经以1.18分的利息贷款近百万元。

尹学波说:“我们有土地,也有固定资产,但就是借不到钱。我可以从信用社借到50万元,一般村民最多只能借5万元。”

李宝林介绍,由于现在担保公司暂停申批,目前对养殖户政府只能以补贴的方式帮助农民,比如以“精准扶贫”“整村推进”的方式给一个村提供50万扶贫款,帮助村民养驴;贷款则只能由小贷公司解决,虽然小贷公司的利息只有1.7厘,但每年只有1000万元的额度,对农民现在还无法大范围的提供帮助。

如果不帮助农民解决贷款难,百万头养殖基地计划可能半途而废。

秦玉峰介绍,在聊城,东阿阿胶已开始和银行合作,破解养殖规模融资难的问题。

负责原料采购的东阿阿胶天龙食品公司总经理胡元岭介绍,接触了多家银行后东阿阿胶去年底敲定与齐鲁银行合作。东阿阿胶在银行存入一笔款项,银行按2:1的比例定向给养殖户按基准利率贷款。“目前,齐鲁银行已发放贷款2000多万元。”胡元岭说。按照300头毛驴贷款150万元计算,这笔贷款大概能购进4000头驴驹。

“刚开始我们和银行谈,他们可不太愿意干。但现在情况发生转变。像交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莱商银行、潍坊银行都希望和我们合作了,潍坊、莱商银行甚至不需要企业存款了。它们主要看好龙头企业回购这一点。”胡元岭说。

张向阳最后表示,由于敖汉基地建设才刚开始,下一步要把在东阿阿胶和银行的合作模式在整个辽西蒙东基地推开。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